当前位置: 主页 > 大众娱乐 >

港媒:刘小丽选举"偷步"贼喊捉贼

时间:2018-08-31 10:24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反对派在立法会九龙西补选上看来是无牌可打,上次补选打所谓"反DQ"牌结果一败涂地,姚松炎根本得不到市民同情,最终大热倒灶。这次刘小丽加上李卓人的"小人组合",也不见得比姚松炎好上多少。正是由于无牌可打,近日刘小丽及一众反对派政客不断藉所谓"偷步"宣传来大做文章,指有人在正式报名参选前,地区上参与一些非法政治性活动,有"偷步"宣传、钻法律空子之嫌云云。

香港的选举有这样一个规律,就是反对派的抹黑工程启动得愈早,代表其选情愈是不乐观,唯有采取泼污水、播谣言等下三流手段攻击对手。事实上,反对派所谓"偷步"宣传的指控根本不成立,在现行的选举法例下,只有合规或违规宣传,而没有什么"偷步"宣传。

根据《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如果某人曾公开宣布有意在某项选举中参选,并且有证据证明确有其事,则有关活动的费用才会计入选举开支,如果并没有表态参选,不论活动跟选举和政治是否有关,亦不属于选举开支,更不构成所谓"偷步"宣传的问题。当中的界线是十分清晰的,只要没有公开宣布参选,其活动都不会计入选举宣传经费,参选人也不用申报。这套选举制度已经运行了很多年,反对派从来没有表示过有关制度有问题,但每次选举总是炒作所谓"偷步"宣传的问题,令人不胜其烦,也暴露其黔驴技穷。

"小人组合"提早一年竞选

反对派政客及一些反对派学者的逻辑很奇特,他们认为有意参选人在正式报名参选前,所有的行动不管是否与选举有关,都应计入选举经费,否则就是"偷步",就是钻法律空子。这个说法有一个问题,就是如果要将正式报名前的活动都计入选举经费,应该追溯到什么时候?一年、两年或是一届?如果无止境的追溯,在操作上可行吗?当然不可行,因此才有了现时选举条例规定的制度,而有意参选人在正式报名前的一些宣传活动,亦不会计入宣传经费,这已经是一套约定俗成的制度,所有人都如此做,其中以反对派政客做得最为过火和踩界。

例如在上届新界东的立法会选举,新民主同盟范国威就被揭发在选举提名期开始前一个月,向立法会申请671,855元公帑,用于印制自己的宣传刊物,并邮寄给新界东区内居民,其中印制费用为27万元,邮寄费逾40万元。有关费用对比起前一年的5.25万元,增长足足有12.8倍,金额更超过新界东选举开支上限的五分之一。范国威事后辩称印制宣传刊物是为了配合议员工作,但在换届前一个月还有什么议员职责要履行?而且为什么一定要邮寄到户令开支大增呢?谁都知道这是为了选举宣传,这不但是偷步,更有滥用公帑之嫌。当时,反对派为什么没有大义凛然的出来指责范国威呢?这说明偷步也者,不过是反对派党同伐异,进行选举抹黑的伎俩而已。

现在最无资格指控他人偷步的,正正是刘小丽和李卓人的"小人组合"。反对派认为在正式报名参选前的宣传活动应计入经费,李卓人还大言不惭的指,同意将报名前活动开支计入选举经费云云。但假若真按其所言,刘小丽要计算的开支就不是最近这段时间,而是过去一整年。

刘小丽等人是在2017年7月中被取消议员资格,被取消资格后,她不但提出司法覆核,企图推翻法庭判决,并且不只一次表示会重新参选"夺回议席"。及后,她亦动作频频,参与各种政治行动和集会、接受《苹果日报》访问,这一切明显是为了这次九龙西补选作准备,理所当然应计入选举经费。

刘小丽筹款自打嘴巴

最离谱的是,刘小丽不但提早一年"偷步"宣传,更提早进行选举筹款,在今年的"七一游行",刘小丽和李卓人都有摆街站筹款,刘小丽呼吁捐款时明言选举开支庞大,指"一幅直幡、一张海报都系钱",表明有关捐款是用作选举经费。在8月4日刘小丽更举行饭局筹款,并以其辖下组织"小丽教室"没有银行户口为由,把筹得款项直接进帐工党的银行户口,目的都是用作选举经费。

虽然现在她又不承认筹款是用作选举,但将捐款捐予工党,之后再由工党赞助其选举经费,这个动作是很明确的。根据《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选举中的每名候选人必须向有关主管当局提交选举申报书,列出该候选人在该项选举中的选举开支,和曾与该项选举有关连的情况下收取的所有选举捐赠。候选人如没有按照规定提交选举申报书,即属犯罪。刘小丽在两次筹款活动中,已明言有关款项是用作选举,即属选举捐款。这样,刘小丽便需要作出申报,否则即属违法。刘小丽"偷步"筹款,继而企图将捐款"洗白",按照反对派自身的说法,这些行为已不只是钻法律空子,而是公然挑战选举条例,破坏选举的公平公正。如果刘小丽不将过去一年的活动经费和筹款申报,就是公然违法,市民应该作出举报。

反对派自作聪明,以为搞出所谓"偷步"宣传的攻击抹黑,就可以抢占先机,配合刘小丽选战,先不论刘小丽能否成功"入闸",就是在所谓"偷步"宣传的问题上,刘小丽已经接连违规,如果她没有申报近一年的开支,即说明她知法犯法。何谓作法自毙?看刘小丽就知道了。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