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大众娱乐 >

54家公司主动撤回IPO申请 监管明确8类中止审查情

时间:2017-12-20 13:26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又见发行人主动撤回IPO申请,主动中止已有54家,监管明确8类中止审查情形

桂林旅游晚间公告,参股子公司井冈山旅游当日已向证监会提交撤回首发上市的申请。原因为公司需要进一步加强内控系统建设,完善内控体系及补办部分房产、土地权证事宜。

这是证监会发布中止审查监管问答后,首例主动撤回的IPO企业。根据证监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12月15日,在IPO排队队列中的中止审查企业65家,其中,54家属于发行人主动要求中止审查;另有104家企业终止IPO审查。

随着IPO发审的从严监管,和证监会对中止审查企业情形的重新明确,一些原本想赖在IPO通道规避上会、已不符合发行条件的企业不得不离开IPO通道。随着发行机制的理顺,IPO堰塞湖有望纾解。

中止审查中的大多数料将回归正常审核通道

在IPO通道排队的511家企业中,包括了未过会企业中正常待审企业418家,中止审查企业65家,其中上交所31家,深交所中小板8家,创业板26家。

其中,这65家企业中的55家为发行人要求中止审查的情形,占比为84.62%,有7家公司因为申请文件不齐备等导致审核程序无法继续;有2家公司是发行人主体资格存疑或中介机构执业行为受限导致审核程序无法继续的,分别是无锡威峰科技、尚格会展;另外,北京云星宇交通科技中止审查是因为发行人披露的信息存在质疑需要进一步核查。

从部分公开了中止审查具体原因的企业来看,基本上都是因为中介机构出现相关人事变动而需要更换相关签字人。其中湘佳牧业、美瑞新材、江苏新能、确成硅化等企业都是因为需要变更签字律师;通领科技、睿思凯、瑞联新材等企业是因为需要变更签字会计师。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监管对于中止审查的再明确,罗列了8类中止审查情形:

1、发行人、或者发行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因涉嫌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尚未结案。

2、发行人的保荐机构、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因首发、再融资、并购重组业务涉嫌违法违规,或其他业务涉嫌违法违规且对市场有重大影响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尚未结案。

3、发行人的签字保荐代表人、签字律师等中介机构签字人员因首发、再融资、并购重组业务涉嫌违法违规,或其他业务涉嫌违法违规且对市场有重大影响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尚未结案。

4、发行人的保荐机构、律师事务所等中介机构被中国证监会依法采取限制业务活动、责令停业整顿、指定其他机构托管、接管等监管措施,尚未解除。

5、发行人的签字保荐代表人、签字律师等中介机构签字人员被中国证监会依法采取市场禁入、限制证券从业资格等监管措施,尚未解除。

6、对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章的规定,需要请求有关机关作出解释,进一步明确具体含义。

7、发行人发行其他证券品种导致审核程序冲突。

8、发行人及保荐机构主动要求中止审查,理由正当且经中国证监会批准。

上述更换签字保荐代表人、签字律师、签字会计师、签字资产评估师无需中止审查。从监管规则来看,不属于中止审查8类情形的,证监会在本监管问答发布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予以恢复审查。这也就是说,从12月7日算起,到12月21日,若不符合上述8类具化的中止审查情形,55家主动要求中止审查的企业中的大部分企业,都将从IPO中止审查通道回归至正常审查序列。

因律师变更而在11月8日中止审查的江苏新能,已经在12月15日宣布获得许可恢复审查。

有市场人士表示,新一届发审委上任后,祭出了较高的否决率,改变了排队企业此前急迫想上会的诉求,不少企业宁愿通过各种形式的中止审查来回避这股监管风暴。截至12月15日,新一届发审委在近两个月共审核首发企业77家,其中25家被否、6家暂缓表决、46家通过,审核通过率为59.74%,否决率远超今年前三季度。最为典型的11月29日, 3家公司上会,但无一通过。

监管通过梳理中止审查情形,在疏通IPO堰塞湖的同时,也让不少心存规避心理的企业不得不面对当下依法全面从严监管的态势。“从严审核、加快发行审核速度已经常态化,企业要做的就是本本分分把主营业务做好,规范运行,符合发行条件再申报材料。新规或能堵住企业通过各种手段,一次甚至数次拖延上会的情况。”一位投行人士表示,监管在厘清新股发行节奏的同时,疏解困扰A股已久的堰塞湖,日后“即报即审”可期。

终止审查企业数超百家

截至12月15日,共有104家拟上市企业离开了IPO排队通道,选择了终止审查。也就出现了开篇提到的井冈山旅游,该公司因需要进一步加强内控系统建设,完善内控体系及补办部分房产、土地权证事宜,离开IPO通道。

从终止审查的IPO企业名单中,也并非全部属于不达标、不合规的企业,对于如此偏高的IPO终止审查率,一方面来自于企业主动退出的因素,而另一方面则来自于部分本已达标的企业却存在财务资料过期、相关资料需要补充完善等问题。

若以10月7日第十七届发审委上任为时间界线,今年104家IPO终止审查企业中,有84家为大发审委成立前终止审查,月平均终止审查家数为9家,而在大发审委成立之后,终止审查家数为20家,月平均终止审查家数目前为10家,至年底可能还会下降,与前9个月的月平均终止家数接近,可见,大发审委成立后,IPO终止审查企业家数并未突增。

但即便如此,从严审核下,行业也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上述投行人士指出,新一届发审委不仅否决力度加大,在审核标准上也有变化,相较于换届前“业绩为王”的审查标准,新的审核标准更注重企业是否规范经营,风险是否充分揭示,企业预披露材料是否详细,盈利能力是否真实。

“发审委现在更加关注发行人的经营规范问题,如补缴税款、行政处罚、诉讼或者仲裁问题等都非常敏感和关注,不再是仅以业绩规模来衡量公司质量,他们会从毛利率的变化上来追究公司的可持续盈利能力。”该人士表示,与此同时,内部控制和财务真实性、关联方的处理、募投项目、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也成为重要考量依据。

这让不少保荐机构和发行人纷纷自查,以期平安过会。一位投行人士表示,监管高压下,帮助发行人财务造假是顶风作案的行为,“现在造假成本太高,冒风险蒙混过关太难。我们立项是有门槛,一定程度上可以筛掉潜在风险较大的项目,投行内核对项目把关也很严格。”据其透露,公司今年以来曾经有劝退IPO项目。

此前,证监会曾公开表示,部分中介机构存在招股说明书信息披露核查不充分、重要事项尽调不到位、工作底稿不完善等问题,证监会将按程序采取相应监管措施。

责任编辑:詹婷婷(QT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