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大众国际娱乐 >

抗癌药降价不只“零关税”!山东推进纳入医保

时间:2018-04-30 21:40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一位肺癌晚期患者展示她服用的靶向药阿法替尼空盒。从2017年2月查出患病至今,治疗费花了20多万,大部分是药费。

进口药品实行零关税、对已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施政府集中谈价和采购、对未纳入医保的抗癌药实行医保准入谈判。

28日,在国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表示,将加快癌症防治药品上市,采取多项举措降低抗癌药品费用。

抗癌药会大幅降价吗?国内肿瘤患者“减负”的时代正在到来?来看记者调查。

“零关税”立竿见影,药企已着手降价

从2018年5月1日起,将包括抗癌药在内的所有普通药品、具有抗癌作用的生物碱类药品及有实际进口的中成药进口关税降至零,并鼓励创新药进口。随后,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降低抗癌药生产进口环节增值税税后的具体措施,其中包括了103种已经上市的抗癌药。

26日,就肿瘤药“零关税”的落地问题,齐鲁晚报记者采访了礼来中国肿瘤事业部地区经理彭康。

“已经听到消息,零关税之后我们的相关药品价格会降。”

彭康介绍说,该公司生产的力比泰是一种用于肺腺癌患者的常用化疗药,关税从此前的4%调整至零,每盒定价11500元-11000元,降价幅度在500块钱,患者一个月使用两支的量,一个月可以便宜1000元。

彭康表示,从业内看来,零关税的调整会使患者有一定的获益。但是因为此前的关税已经降得比较低,对药价影响不大,而真正会使药价大幅下降的是将这种药品纳入医保。

“药品厂家会愿意以量换价,因为一旦纳入医保,肯定会带来销量的大幅提升,在价格谈判中一般会大幅降价。”

在28日国新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人社部医保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的药品目录已经包括大部分抗癌药品,尤其是去年的国家药品目录谈判,确定了45个谈判品种,经过企业协商确定了44个作为谈判的品种,最终谈成了36个品种。谈判药品都属于临床价值非常高的,当然价格也非常昂贵的药品,其中一半左右是肿瘤药。

谈判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平均降价幅度44%,其中一个药品大概降了70%,把很多临床确实需要、但是价格很高的药品都纳入了医保目录,比如赫赛汀等。

靶向药纳入医保,我省正在行动

作为全程参与山东省靶向药物纳入医保的初审组长,山东省肿瘤医院大内科主任郭其森见证了此前一批靶向药纳入医保之后在山东价格的“拦腰斩”。

“有很多药品便宜了一半。”郭其森表示,山东,青岛、东营等城市率先将靶向药纳入医保,2016年底,省人社厅将这一利好推广到全省范围。许多靶向药价格比之前各市的降幅都大。

“到了中晚期,很多时候得靠靶向药救命,但靶向药还是太贵了。”在山东省肿瘤医院,身患癌症的青州市民高强(化名)说,他去年5月查出中晚期肺腺癌,从那时起他开始服用吉非替尼。这种药物目前被广泛应用于中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他记录了自己一年多来的用药花销:吉非替尼5天吃3片,平均一个月要花近5000元;加上吃中药,打保骨、保肝的针,一个月要花销7000多元。

“我省把部分靶向药纳入医保是减轻患者经济负担的重要举措。”郭其森介绍说,靶向药毒副作用小,使用方便(可以在家中口服即可),无需住院陪床。最重要的是,“以前我们晚期肺癌化疗能存活十几个月的,现在使用靶向药能达到平均3.5年,加上免疫治疗甚至超过5年。我们有非小细胞肺癌出现ALK突变的,存活期能达到7年多,还有十几年的记录。”

但同时,因为靶向药大部分要靠进口,费用昂贵,一些患者用不起就只能任病情发展,或托人在海外购买仿制药。

“国内患者买得最多的就是出产自印度和孟加拉的仿制药,像印度被称为最大的仿制药中心。”康夫堂肿瘤大药房总经理李录博告诉记者,他曾经遇到过一位肺癌患者,因为吃前两代靶向药已经出现耐药,而不得不改吃第三代靶向药泰瑞莎,这种靶向药51000元/盒,只能吃一个月。吃了不久之后,因为费用昂贵,就开始找人从印度买仿制药了。印度的仿制药费用只需要三五千。

李录博说:“现在很多癌症患者寄希望于国家新政,他们普遍相信能从进口抗癌药免关税等政策里得到实惠。我前几天看到武汉一家媒体报道说,这种肺癌患者的口服第三代靶向药物,如果纳入医保,患者每个月能省1万元左右。”

国家鼓励新药研发,国内药企海外取经

为什么仿制药需要去印度买?因为新药上市后,都有十年的保护期,在这期间国内的药企是不可以仿制的。郭其森说:“我国加入了世贸组织,要尊重国际的知识产权保护,而印度没有,因此印度的仿制药非常多。”

在我国,相关抗癌药的创新、研发滞后。患者普遍使用的靶向药有20多种,仿制药仅有齐鲁制药的伊瑞可,河北石家庄药业的白蛋白紫杉醇等;自主研发的很少,贝达(艾克替尼)是为数不多的国产靶向药。

“加快国内抗癌药品的研发和创新才是根本解决抗癌药价格高的关键。”郭其森表示,国外生产的很多原研药,几乎每种药的研发时间都在十年以上,可能耗费几十亿美金,中途还要承担研发失败的风险。以紫杉醇为例,是从上万种物质中提取出来,从细胞组研究,小白鼠实验到人体实验,以至于1、2、3期临床,成本巨大,属于高投资高风险的产品。

值得欣慰的是,近年来,国内的药企研发已经明显加速。齐鲁制药、恒瑞制药等都在国外设立了研发中心,加快了原研药开发。郭其森说:“这些海外的研发中心,跟国际先进的药品企业很近,信息交流也很快,大大提升了我们的研发实力。”

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也表示,我国将加大国家科技计划对抗癌药研发的支持力度,优先支持临床急需抗癌药研发,鼓励新靶点、新机制抗癌药研究和原始创新;鼓励专利到期或即将到期临床急需抗癌药的仿制生产,提升我国制药产业水平。

原标题:抗癌药降价不只“零关税”!山东推进纳入医保 价格便宜一半

值班主任:李欢